巧学趣味英语 造就无限未来,影响力聚焦访陈仕平

    信息资讯 网友投稿 28次浏览

    ——访陈二网教育科技董事长陈仕平老师(TOM CHEN)

    语言是了解一个国家最好的钥匙,也是促进民众相知相通、交流互鉴、消除障碍、弥平鸿沟、产生心灵共鸣的重要桥梁。作为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全世界有10多个国家以英语为母语,45个国家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很多官方的、政府性质的活动、文件、交流方式都使用英语。立足新征程,对于我国当代社会来说,学习英语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掌握语言文化和知识,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交流与合作中,肩负起传承和弘扬中华文明的历史使命和新时代责任。为了帮助中国学子更好地学习英语,陈二网(深圳)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仕平(TOM CHEN)老师创新性地将英语和中国的围棋五子棋巧妙结合,发明了陈仕平英语棋CSPELL,寓教于乐,可以很好地帮助幼儿、中小学生、备考四六级的大学生以及成人英语爱好者更好地学习。

    陈仕平在美国获奖,成果硕硕

    自从 1990年离开复旦大学去美国,陈仕平已经在美国打拼了近三十年。2003年和2005年,儿子Kevin和Kyle相继出生。2003年善良的陈仕平还把年近六十的父亲陈修根,母亲侯运华从安徽农村接到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养老,2012年陈仕平又把文化不高的弟弟陈士民一家,弟弟陈士海一家从安徽农村接到美国西雅图谋生。陈仕平近二十年的主要工作是复杂的应用和数据管理,运营,编程,写计算机代码,排查故障,疑难,工作压力山大,经常熬夜,很辛苦。

    但他经常想念着祖国! 30年前科学画报,解放日报,文汇报和人民日报等大报都报道过他的英语棋,给了他非常大的鼓励,回国推广英语棋的愿望也一直激励着他回国发展。

     

    落叶归根

    陈仕平1990年离开上海复旦大学,1990年1月5日首次降落洛杉矶机场追寻他的美国梦,在美国辛辛苦苦快三十年了。

    2019年12月陈仕平在广州成立陈二网。陈仕平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不幸的是,此后中国新型冠状疫情大爆发。2021年1月,陈仕平再次回到西雅图,卖掉了在西雅图的房子。2021年8月12日抵达上海,这次真的有落叶归根的感觉! 由于2020年和2021年在广州的业务尝试收获不理想,加上广州的多雨多花不利于陈仕平的过敏症的恢复,陈仕平考察了几处环境之后,决定在深圳发展。2021年10月8日,中国硅谷深圳多了一家陈仕平拥有的企业,陈二网(深圳 )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2021年12月,陈仕平搭了一趟顺风车,来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邓小平定为特区的汕头市考察。他联系并访问了澄海的几家塑料玩具厂。几天后他飞到中国著名小商品之府-义乌商贸城。 2022年1月后的几个月他完成了2022年新版陈仕平英语棋的设计,并于2022年7月中旬完成了近十个品种的陈仕平英语棋的生产,并马上投放陈二网www.chen2.com,“陈二网”微信小程序,淘宝APP和亚马逊网(www.amazon.com 搜索 Chen Shiping ’s English Chess)开始销售,完成了他三十多年的一大梦想。

    自立自强 学有所成

    人生如棋,一时的意气风发,也只是开局之喜,最后的落子无悔,才是真正的完美。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陈仕平出生于安徽省无为市的一个小乡村,祖父靠回收废品和猪毛为生,父母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是模范贫农身份。在那个历经着文化大革命、知青上山下乡、中苏边界冲突的动荡年代,和陈仕平同龄的农家子女几乎没有好好读书的机会,但只有小学文化的父亲却十分重视对陈仕平的文化教育,经常在煤油灯下陪伴他学习到深夜。陈仕平也不负父母的期望,从小到大都是班里的尖子生,曾荣获安徽省英语竞赛一等奖、数学竞赛二等奖、全国新长征突击手、全国三好学生等荣誉。1978年,在获得安徽省英语竞赛一等奖那年,全省近万名学生参加此比赛,只有六名学生获得了一等奖,陈仕平是唯一一个获得此奖的农村中学来的学生。

    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后,一向喜欢数学和英语的陈仕平却于1979年阴差阳错地被调剂到北京师范大学化学系学习。在北师大,陈仕平如鱼入渊水,每天早早地去化学楼后面的后花园朗读英语和熟记各种科目的必修知识,奔波于各教室和实验室,如饥似渴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做本科毕业论文时有幸被中国著名放射化学家刘伯里教授选中,顺利完成了本科学习,1983年获得化学学士学位。同时还被刘教授破格录取为他的硕士研究生,重点攻读放射性药物和核医学,1986年获得放射化学硕士学位。硕士毕业时,陈仕平已先后在《核化学与放射化学》、《核技术》、《同位素》、《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等刊物和全国性学术会议上发表论文约13篇,1986年被任聘为上海复旦大学原子核科学系(物理二系,后来改为环境科学系)高校教师,从事放射化学,环境化学,无机化学,化学文献的科研和教学活动,并主讲专业英语课程。

    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家改革开放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掀起了一阵“出国热”。为了让学术、眼界都更上一个台阶,1990年1月,陈仕平赴美国德州理工大学化学系从师于多产的化学家Richard A. Bartsch教授,后转至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化学系攻读化学博士课程。在美国,陈仕平在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进入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世界顶尖生物医学机构的斯克利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工作,协助过摧化抗体研究的创始人Alfonso Tramontano教授等知名学者完成过多项重大课题。九十年代中晚期,互联网信息技术开始崛起,陈仕平又凭借其对互联网技术的开发和应用经验,受聘为休斯顿的美国航天航空局(NASA)约翰逊航天中心生命科学部(得克萨斯休斯顿)软件开发工程师,开发及支持了数据库驱动的工作报告系统。

    2000年,陈仕平又成为美国英特尔公司(Intel)高级网应用开发工程师,荣获Intel开发奖。2002年起,陈仕平加入俄勒冈州政府卫生部,是联邦政府疾病监测系统NEDSS的核心开发与维护运营工程师之一。2006年,陈仕平进入IBM全球服务部。2007年以后,陈仕平主要在西雅图为美国微软等公司服务。 陈仕平为中美两国很多政府部门,学校和私营公司做出了巨大贡献。

    “流在心里的血,澎湃着中华的声音,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曾几何时,一首《我的中国心》响彻祖国的大江南北,成为全世界爱国华人无论何时听见都能够感到荡气回肠的精神寄托。在异国他乡,陈仕平遇见了很多对自己有帮助的人,比如刚到美国时因为没有太多积蓄,意大利裔Tramontano教授就慷慨地让陈仕平免费住在他家的车库内,帮助陈仕平渡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2002-2005年期间陈仕平在Oregon州州政府上班,结识的几位同事John Reinhold还教会了他滑雪,他们周末经常在一起到Mt Hood山滑雪。开发团队的技术组长Pete Hale多年来一直很关心陈仕平。

    然而,陈仕平最牵挂的还是家乡和祖国,每次和国内的亲戚朋友通话,知晓祖国的发展后都非常欣慰。“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美国与中国远隔千山万水,但无论走得多远,陈仕平心中始终对祖国有着深厚的感情,把中华的兴衰与自己的命运紧紧维系在一起。2019年,陈仕平的回国报效祖国和人民的想法越发浓烈,于2019年回到广州成立了陈二网(www.chen2.com),主要从事教育游戏类产品开发和制造销售,旗舰产品是陈仕平英语棋CSPELL,可以在本网站,微信小程序,淘宝店和亚马逊网购买。

    陈仕平发现英语也有偏旁部首

    陈仕平英语棋也叫英语拼词棋,是一种帮助记忆英语单词的娱乐棋。陈仕平将英语单词分为“偏旁”和“词尾”(部首)两部分,可按相同词尾串联识记英语单词,此棋将词尾印制在棋盘的格子内,将偏旁作为棋子,根据计算机软件统计,这144种词尾能拼出3000-4000个英语单词,包括了目前大学英语教学大纲规定的很多词汇。人们可以用陈仕平英语棋娱乐消遣,带着趣味学习,能较快地熟悉常见英语的词尾(部首),迅速扩大英语词汇量。

    兴趣是最好的动力。在陈仕平看来,很多人学不好英语,归根到底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从而对英语本身也产生了厌倦情绪。六洲中学时期,陈仕平碰到了他一生最好的英语老师胡家保。陈仕平喜欢泡在胡老师家里跟胡老师学习英语对话,还跟他借了很多的英语学习资料和原版小说回家学习。在北京师范大学时期,陈仕平经常去王府井大街附近的一家影印外文书店,每见一本新版本的英文用法书或词典就舍不得离开,,他觉得那么多词汇是对人的一种挑战,把那么多词联系起来则是一种乐趣。

    甚至在上海复旦大学任教期间,陈仕平重新翻起那些中学时就开始摘抄的英语单词卡片。英文词汇浩如烟海,能不能用某种有普遍性的规则去划分部尾。最后陈仕平总结出:几乎每一个英文单词都包含着a、e、i、o、u这五个元音字母,假如以每个单词中的第一个元音字母为界限,分解英文单词,左边的词头就是英语的偏旁,右边的词尾就是英语的部首(也叫部尾)。再筛选出一些较为常用的部尾,就可以组成英文部尾识别系统,再加上对英 文“部首”进行筛选,偏旁部首(部尾)相结合,就能组成成千上万的英文词汇,比如单词DECEIVE和RECEIVE(分别是欺骗和接收的意思),其他字母不变,只把D换成R,就转化了含义,不会出现把ei写成ie的情况了。陈仕平总结出:800个词尾就可以串联出1100多个单词,其中200个常见词尾能串联6000单词,这几乎包含了大学英语的全部词汇量!如果自己可以用这种元音分割法给英文的部尾、部首分类,随后优选常见的单词,将会大大提高无数英语学习者宝贵时间的质量。遥忆往昔,陈仕平每天都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时间,买了好多本《英汉小词典》,他提起剪刀,按自己的分类法将词条一一剪下,分类放置。用崭新的部尾识别系统分类的英文词汇资料终于完成了。在基础的工作完成之后,陈仕平又用计算机BASICA语言,将资料全部输入计算机,然后用计算机筛选和排列英语的偏旁部首。1988年秋,陈仕平整理出了大部分常用的英文偏旁和部首,从中找出了最常用的144个部尾、次最常用的部尾256个,比较常用的部尾800个,以及最常用偏旁53个,并据此编出了一本面目一新的英语单词部尾识别系统词典,又根据部尾原理设计了英语拼词棋和英语拼词扑克。1989年3月,陈仕平所发明的英语拼词棋和英语拼词扑克两项发明均申请了中国专利,作为庞大复杂的“英语单词部尾识别系统”的创编人,当年才二十多岁的陈仕平就被文汇报,解放日报,人民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争相采访,他的识别系统,也得到了我国《新英汉词典》和《英汉大词典》副主编薛诗绮教授的大力肯定和赞赏。荣誉的背后,是陈仕平十年来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投入和付出,而对于陈仕平这样穷苦农村出身、靠着自己一步步披荆斩棘走出来的学术型人才来说,自己的付出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其他人能从自己的成果中受益,自己的研究是否对社会有积极的意义。陈仕平坦言,自己最佩服的就是那种靠自己闯出一番天地的人,普通人家的孩子往往没有父母的资金和人脉,以及失败后重新站起来的能力,但是就像山峰顶部的大树,虽不在温室,但是能够经历大自然的风霜后依旧挺拔,其生命力就会越来越蓬勃向上。

    从八十年代就创造出“英语单词部尾识别系统”,到陈仕平英语棋走向市场,陈仕平希望,自己传递给大家的不仅仅是这款寓教于乐的工具,更是“积极向上,永不言败”的拼搏精神。2022年6月,,年近九旬的原复旦大学物理二系主任郑成法教授收到2022年新版陈仕平英语棋,写道:“你寄来的英语棋已收到,谢谢!你能创新出英语棋也不容易!已能推广幇助英语学习更不容易!” (右图: 2020年6月陈仕平看望原复旦大学物理二系主任郑成法教授)

    面向未来 扬帆起航

    一路走来,有辛苦,更有欣慰。多年在国外生活的陈仕平回国后,也曾走过不少弯路,光是选择合作伙伴就大费周章,,他曾走访过浙江义乌、苏州、汕头澄海、东莞等城市的很多厂家,在推广时遇到过一些困难,虽然有坎坷,但是前景却是一片光明。随着国际社会越来越开放,意识到学英语重要性的人也越来越多,只要让陈仕平英语棋让更多人知道,就不愁没有市场。

    2022年10月2日起,美国亚马逊网可以搜索到Chen Shiping’s English Chess. CSPELL 已经初审通过为美国商标局认可的商标。

    据悉,新版的陈仕平英语棋™ CSPELL® 有近十个品种:其中A版5个品种和B版是中文包装,面向国内市场;C版,D版,ES版和ER版是英文包装,面向国外市场。陈仕平英语棋可供一人、两人或多个玩耍,使用十分灵活,每副共有两色棋子,棋子是圆片或长方体,棋子也有红色、黑色、绿色等多种颜色,棋盘上印有12×12主方阵,共144格,每格内以2种颜色(目前是红蓝2色)印有一种英语常见“词尾”(也称部首,部尾)。说明书中有详细的游戏方法,如堆积木式、抢子式、围棋式、五子棋式、强比式等,美国著名化学教授PurnenduK. Dasgupta高度评价陈仕平发明的英语拼词棋SPELLWELL(现叫 CSPELL);他认为陈仕平的拼词游戏要比美国最流行的英语拼词游戏SCRABBLE更富于教育意义,更适合学生用于学习英语词汇。他表示“对于英语不是母语的人来说,SPELLWELL的确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从积极意义上讲,SPELLWELL会鼓励学英语的人培养词汇技能,这一点肯定要比SCRABBLE好得多。”

    世界上没有一条道路是重复的,也没有一个人生是能够替代的。“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作为一名海归企业家,陈仕平明白,人生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轨迹,自己能够做的,就是将对知识的总结转化为“陈仕平英语棋”这样集趣味性和实用性于一体的工具,帮助更多的人学好英语,或许,能够用知识改变更多人的生活轨迹。陈仕平希望,“陈仕平英语棋”不应该仅仅面对中国人,更要面对所有对英语、对中国感兴趣的人,看到中国人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唯有高尚的品德才能成就伟大的事业,唯有艰辛付出才能承载丰厚的回报,相信每一个了解陈仕平事迹的人,都会从中得到启发,循梦而行,向阳而生,奔向更加幸福的未来。

    本文信息来源陈二网;版权所有© TOM CHEN (陈仕平) 18027206272 (联系转载授权)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都来源于网络转发,本文内所有意见,看法等不代表本网站任何观点,如有侵权,删改等清联系邮箱3307846825@qq.com进行处理
    喜欢 (1)